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毫州路135号
手机号码:13505514365
联系电话:0551-65608292
联系电话:0551-65857356
传真:0551-65608293
Q Q:534549732
微信:13505514365
邮编:230001
邮箱:534549732@qq.com
网址:www.dgdlkj.com

云南800万千瓦风电横空出世 产业转型后电源缺口难题凸现
云南800万千瓦风电横空出世 产业转型后电源缺口难题凸现
【作者/来自】网站管理员 【发表时间】2020-3-18 【点击次数】149

云南800万千瓦风电横空出世 产业转型后电源缺口难题凸现

2020年春,平地一声惊雷,云南省启动了有序推进新增800万千瓦风电建设的规划,给苦苦等待的云南风电人带来新的春天。

云南风电的发展波澜起伏,历经两起两落、四年搁置,以及标杆电价上网竞价的更迭。2020年3月10日,云南能源局系统在昆明召开了一次让广大云南风电开发者们令人兴奋的会议:会议提出2020年云南能源系统的了九大工作,其中第六条“科学有序推进新增800万千瓦风电、300万千瓦光伏布局与建设”,给停滞了四年的云南风电打了一剂强心针。

然而,在生态薄弱、建设生态大省的严厉环境下,为什么云南省突然提出了要发展800万千瓦风电的规划呢?

1、云南风电历经两起两落

云南是南方区域的风电大省,截止2020年年底,并网风电装机容量为862.84万千瓦,是南方风电开发当之无愧的大哥省份,2019年发电小时数达到了2808小时,再一次刷新南方诸省发电小时数的全国记录(三北区域风电利用小时数很高,但因限电无法实际上网)。

2008年12月,云南省****风力发电项目大理者摩山风电场并网发电,共安装105台风机,总装机容量7.875万千瓦。自此云南省风能资源迅速提速。

2013年3月,因为风电开发建设过程中的问题重重,云南省能源局发布通知风电整改,停止核准新项目。2014年3月重新恢复项目核准审批,到2014年年底装机容量323万千瓦,2015年底557万千瓦。而此时装机的单机容量达到了2.75MW,也创造了当期南方区域单机容量****机组的记录(华能天峰山风电场机组-GE机组。不过该记录已在2020年3月13日被打破——云南宁蒗火木梁子项目3.3MW机型吊装成功,再次打破西南区域3500m以上风电场大容量机组的记录。)。

2016年底之后云南再一次停止项目核准审批,云南风电又一次停滞4年(按预计,到2020年下半年启动核准),这一次直到前文提到的3月10日官方宣布启动800万千瓦的风电发展。

****次暂缓是因为建设过程中开发商大干快上,未处理好环保林业用地问题。第二次暂缓则是因为云南电力发展出现了新问题,即电力消纳困难。

2、电力发展突飞猛进,风电消纳难题凸显

云南电力发展高歌猛进

云南不仅是风电大省,更是水电大省,装机仅次于四川省。“十一五”末云南电源装机仅有3605万千瓦,到十二五末期,云南电源装机容量达7450万千瓦。云南省十三五电源装机规划9300万千瓦,而到2019年年底,云南实际电源装机容量为9438.81万千瓦,提早超额完成任务。

其中水电6722.12万千瓦;火电及综合利用电厂1508.35万千瓦;风电862.84万千瓦、光伏发电345.571万千瓦,清洁能源装机达7930万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84.02%。非水清洁可再生能源比例达到13.2%,早早完成国家规定的12%的非水可再生能源任务。

电力供大于求矛盾日益突出

2008-2019年,云南省装机容量从2585万千瓦升至9440万千瓦,年复合增速达12%,同期云南省用电增速仅为7.3%,远低于发电装机增速;2015年云南省用电增速更是出现了自改革开放以来的首次负增长,供大于求的矛盾日益突出。在装机快速增长和用电增速放缓的双重压力下,云南省自2013年开始出现弃水,火电利用小时呈逐年下滑态势,火电企业经营更是举步维艰。

电力消纳难题凸显

因为环保等高压政策,钢铁、有色冶金等大量高耗能高污染产业被迫停止,电力消纳负荷迅速下降,导致水电大面积弃水。

2013至2016年,云南的弃水电量分别为50亿度、168亿度、153亿度和314亿度,2017年虽有所缓解,但弃水量仍近300亿度。2018年随着滇西北特高压投产,云南弃水情况大幅改善,2018年全年弃水量176亿度(当年国务院鼓励云南电改,政策性指令广东、贵州、广西合计增加300亿度送出,贵州是水火置换),占云南全省发电量的比例降至5.41%。

电改导致短期内电源企业苦不堪言

2015年11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批复《云南省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试点方案》,云南省成为首批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昆明电力交易中心推出多种市场化交易品种,包括年度、月度、日度交易,2018年占比分别为46.78%、52.06%和1.16%。

因为电改,上网电价水电曾一度供电侧电价低于0.1元/度,让参与电改的电源企业苦不堪言。2017年后,电网给出了上网竞价指导保护价,才避免了电源企业的尴尬。风电企业的风电上网标杆电价部分参与竞价上网,导致综合电价从0.61/0.60元/度下降到0.45元/度(2019年)甚至以下,直接下降收入25%,利润大幅跳水,虽然比水电火电企业强一些,但因补贴不到位,个别企业的现金流出现问题。

暂缓风电发展

风电是可再生绿色能源,在有补贴(云南4类区域,2019年前0.61元/度)的情况下风电企业赚得盆满钵满(行业而言,其实绝大部分央企国企电力开发企业都是水火风光都有);而水电上网电价便宜到不可思议的价格,水电企业利润断崖式下降。同样是央企、国企等电源投资企业,对于国家而言,弃水就意味着资产流失,不能因为风电国家鼓励就无视水电的困难。基于这些考虑,云南省对风电项目提出了暂缓搁置,待水电消纳问题解决之后考虑下一步发展。

3、发挥绿色能源优势,大力引进高能耗产业,破解消纳难题

2015年以来,云南省一直在想办法解决电力消纳难题。

因为云南电网属于南方电网,跨网送电涉及多省区电网建设规划,同时也与国网利益冲突之嫌,基本不可实现;同时南方电网几个省区都不是经济大省,消纳有限,因此想方设法怎么把资源优势变为经济引擎动力成为云南能源当局首要考虑的问题。

为此,云南省大力延展能源产业链,全产业链、全环节打造“绿色能源牌”,把清洁能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一举破解清洁能源消纳尴尬局面。

发挥低电价优势,打造高能耗战略产业集群

“十三五”中期以来,东部地区因能源双控及环保压力,高耗能产业持续向西部地区转移,云南省凭借较低的电价优势,成为主要目的地之一。云南省2016年提出2025年前打造铝、铜、铅锌3个千亿元产业链条和500亿元的锡产业链,推动云南千万吨级炼油基地配套石化项目和云南石化产业园等重大项目建设。

2017年10月,云南省政府印发《关于推动水电铝材一体化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省打造5个左右水电铝材一体化重点产业园,力争每年消纳电力1000亿度;同年12月,《关于推动水电硅材加工一体化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印发,要求在130万吨/年工业硅的基础上,延伸发展硅光伏、硅电子、硅化工、碳化硅等产业,实现水电硅材一体化发展,每年消纳水电300亿度;2019年,云南省政府频频与魏桥、中铝联姻,承接引进电解铝及铝加工产业近400万吨。

根据云南省政府的规划,未来三年,云南省将依托清洁电力优势,通过全产业链发展实现工业总产值4700亿元、工业增加值1500亿元左右。尤其是水电铝材、水电硅材两大千亿级产业的规模化、集群化、一体化、全产业链发展将消纳清洁电力1300亿度,充分将清洁电力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有力支撑能源产业成为云南省****大支柱产业。

未来电源装机存在缺口

2018年省“两会”上,阮成发省长提出打造“绿色能源牌”,要求做优做强绿色能源产业,紧扣把绿色能源产业打造成云南省重要支柱产业的目标,下大气力解决“弃水”“弃电”问题。

如果云南省工业经济继续保持上文提到的良好势头、水电铝/硅材一体化发展的各项部署顺利推进,不仅困扰云南省能源产业发展的“弃水”“弃风”问题将在未来几年迎刃而解,甚至可能出现电力供不应求的情况。

根据现有的产业规划,产业达产后企业电力增加发电量约为560亿度,不够两大载能产业1300亿度消耗量。而在电源供给端,2019年年底云南省装机规模9440万千瓦,发电能力达到3600亿度左右。水电和新能源装机超过7930万千瓦(水电装机力争达到6722万千瓦);清洁电力发电能力3200亿度以上(新能源年发电量力争达到300亿度)。

在此期间,云南省主要水电增量电源为澜沧江上游苗尾、黄登、大华桥、乌弄里、里底等20万千瓦以上的干流水电站(合计561万度,合计年均发电量250亿度)。

根据规划,云南省未来三年还有750万度的装机增长空间,相比现有规模可增长8.8%左右。如果发电量也同比例增长,云南省新增电源每年可发电能力为260亿度,考虑到近年来汛期的“弃水”问题(2016年“弃水”314亿度,2017年近300亿度),相当于现有规划电源能够增加的发电量约为560亿度左右,也远远不够两大载能产业1300亿度的消耗电量。

以电解铝为例,按每吨电解铝消耗电量13700度计算,目前云南省规划683万吨产能(文山,曲靖已经启动新增200万吨项目建设),至少需每年消耗电量935.71亿度。这还不包括氧化铝、铝型材的电量消耗量,远超过1000亿度用电量,未来几年如不继续发展新的电源装机,电源不足终将成为现实。

4、电源结构不合理,风电重出江湖

水电有个****的问题即丰水期、枯水期电力供应不稳。以2017年为例,2017年丰水期(6至11月)水电发电量为1272.47亿度,占全年水电发电量高达64%。也就是说,在12月至次年5月的半年期间,水电发电量仅占全年发电量的36%左右。因上述电源增量空间绝大部分由水电贡献,如果未来降雨量不足,发电能力可能在上述预测的基础上有所减少。而枯水期只能贡献全年水电发电量的36%,则会加剧全省电力供应紧张的局面。这意味着,枯水期64%的电量需要依靠其它电力来补充,以平衡负荷用电,满足用电需求平稳、持续的清洁载能产业用电。

在现有技术下,电解铝一旦运行,需要平稳供电生产(每月电量均等),电解槽调产余地很小。一旦在枯水期缺电停槽,重启损失惨重(一条25万吨的电解铝生产线停产,损失在2亿人民币左右)。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新建的白鹤滩及乌东德尽管在国网和南网交界两个省区,但规划送出在国网区域,其电力消纳不在南方电网范围,云南可以享受建设期带来的GDP成果,但无法享受这两个大电站发电收益的成果。

此外,云南作为西电东送的电源大基地,几年来云南送出电力连续几年大幅增加。2014年至2019年,云南省西电东送电量分别为886.5亿度、945.7亿度、1100.5亿度、1242.2亿度和1380.5亿度、1660亿度,西电东送电量实现了“六连跳”。这也意味着云南电力西电东送未来的需求会继续增大,有限的电源发电能力剩余空间越来越小。

而风水互补优势彰显,可完美解决电源结构不合理的难题。

统计数据表明,当年10月至次年4月为风电主要出力期,与云南省枯水期基本吻合,如果风电的装机规模和水电铝、水电硅配套的电源装机匹配合适,科学调度,实现供给侧的送出与需求侧的负荷基本持平,就完美的解决了水电枯水期的出力不足难题。因此,发挥风水互补特点,是减少枯水期电力枯竭问题的重要手段。

800万千瓦风电规划横空出世

在这个巨大电源需求的背景下,云南能源局在省政府的总体统筹规划下,经过一年多的策划和调研,根据水电枯水期的出力、未来铝产业和硅产业用电需求,基于云南现有风电资源存量以及潜在可开发资源,确定了800万千瓦的风电发展规划。按照历年****上网风电2500小时数统计,至少可以增加200亿度以上的电源输出,相当于再造一个云南风电!

科学有序推进。科学推进,主要基于云南是生态薄弱大省,是生态示范大省,必须在环保、林业、国土等方面严格限制的前提下开展项目开发建设。十三五规划云南尚有近400万千瓦项目具备核准建设条件,先期启动项目很可能会优先从项目清单中选择,这批项目已经经过多次论证和清查,基本没有开发建设障碍或很少障碍。有序推进,主要基于现有铝产业、硅产业的企业建设配套进度,如文山州,200万吨绿色水电铝项目开工仪式在2019年12月在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砚山县举行,预计这个区域的项目进度会比较快。

关闭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6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