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价格联动谢幕:行业“洗牌”加速 谁将成为****受益者?
煤电价格联动谢幕:行业“洗牌”加速 谁将成为****受益者?
【作者/来自】网站管理员 【发表时间】2019-10-25 【点击次数】42

煤电价格联动谢幕:行业“洗牌”加速 谁将成为****受益者?

 

2020年起,我国实行了15年的煤电联动机制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电力市场化改革应运而生。新机制的建立,将在整个电力行业甚至整个工业领域掀起一波不小的风浪。

 

近日,一则关于煤电的重磅消息引发多个行业震动,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会议决定,从2020年1月1日起,对尚未实现市场化交易的燃煤发电电量,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将现行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消息发布后,众多工业企业欢呼,而煤电行业恐怕要几家欢喜几家愁了。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认为,此次政策调整,将加快煤电落后产能的出清速度。这意味着,一大批竞争力不足的煤电企业将会被整合或出局。

 

袁家海表示:“电力交易市场化的趋势是一定的。基准价的设置有利于引导下一步市场供需,为市场谈判或双边签合同塑造预期,政府不再去干预标杆电价。”

 

随着新政的出台,煤电联动的价格协调机制的历史使命已基本完成,从2020年起,我国实行了15年的煤电联动机制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电力市场化改革应运而生。新机制的建立,将在整个电力行业甚至整个重工业领域掀起一波不小的风浪。

 

火电企业直面冲击

 

根据新政,基准价按各地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确定,浮动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不超过15%,具体电价由发电企业、售电公司、电力用户等通过协商或竞价确定。此外,为降低企业成本,会议强调,电价明年暂不上浮,特别要确保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只降不升,居民、农业等民生用电继续执行现行目录电价,确保稳定。

 

从影响程度来看,受此影响最直接的应属火电行业。电价是火电行业的命脉,也是其经营收入来源。在新的价格机制下,电价不再是单由政府来进行统一规定,而是会受到大部分电量在市场按供需关系撮合的影响,有所波动。国家能源局全国电力工业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一路走低,2011年利用小时数达5294小时,而到2017年仅为4209小时。

 

火力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

 

18.png

 

图表来源:中国产业信息网

 

火电设备的利用率持续低迷,反映出目前电力供需格局仍然宽松,因此,在业内看来,电力市场化交易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电价下降,短期来看,火电企业的利润空间将被压缩。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师向蓝鲸产经表示,电厂盈利会分化加大,成本优势强的大型企业通过降价加大发电小时数,发电量增长弥补有限的电价下调,盈利未必下降还可能上升,而成本高的电厂可能面临小时数和电价双降的危机,未来被淘汰可能性很大,但长期看有利于火电企业产能集中。

 

行业洗牌加速,电企或与“煤老板”抱团

 

可以预见,未来电力企业将进入洗牌阶段,兼并重组工作加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表示,要按照企业主体、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的原则,鼓励钢铁、煤炭、电力企业兼并重组,尽快形成一批具有较强竞争力的骨干企业集团,优化结构布局。电力市场化改革后,电力企业为提升竞争力,将从多个方面进行整合工作,扩大自身在行业中的资源优势。

 

从纵向产业链来看,电企或将与传统煤炭企业开展更深程度的联营,如国电集团与神华集团的重组,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神华与国电最终联手,将使得产业链优势互补。煤炭企业与发电企业重组,形成同一主体是煤电联营的较好形式,能够形成全产业链竞争优势,发挥协同效应。

 

从横向产业链来看,电力企业之间的合作甚至重组现象增多,企业着重寻求多元化业务发展。在未来火电成本优势不再明朗的情况下,拥有横跨火电、水电、风电等多个领域的综合性发电企业的竞争优势便被格外放大,而在此前的兼并重组工作中,具有谈判优势的,往往是综合能力凸显的电力大企,强者更强,或将是未来电力行业的主要特点之一。

 

利好实体经济 用电企业将成****受益者

 

那么,新政下,谁将成为****受益者?

 

卓创资讯分析师张敏表示,实行电价市场化,****的受益者还是用电企业,政策导向也倾向于用电企业。此次会议对电价波动范围进行一定限制,并提出“明年暂不上浮,确保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只降不升”,用电企业生产资料成本降低,使其有更多资金用于生产研发,提高商品竞争力。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目前全国电力供给处于相对充裕状态,电价在基准价下浮的概率比较大。政策实施后,企业用电成本有望下降,利好实体经济。

 

“政策导向是明显的,国家决定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一方面是为了降低用电企业的生产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基于我国目前煤电行业产能过剩的现状,想要通过市场这双无形之手,来达到化解煤电过剩产能,推动火电行业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目的。”相关行业人士表示。

 

清洁能源或“趁机崛起” 煤企应及早转型

 

对于清洁能源来说,煤电联动机制的取消为其发展带来了重大机遇。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全国火电发电量同比增长5.2%,清洁能源发电量同比增长10%,增速高于火电,长期来看,清洁能源在发电领域的作用不容小觑。有能源分析师表示,今后可能出现煤价上涨而电价不涨的局面,这样一来,煤电相对于清洁能源发电的优势会被拉低,对于清洁能源的发展无疑是有利的。在此情形下,清洁能源发电企业可通过加速自身技术创新,推动实现将本降价,从而提升自身企业在新一轮市场竞争中的优势。

 

国信证券研报认为,浮动式电价政策或利好清洁能源发电补贴。转为浮动式电价政策,后续配合配套分布式市场化交易(隔墙售电)政策,国内市场化平价新能源撞击需求将再次触发,新机制的竞价模式或将为清洁能源消纳打开空间。

 

能源行业专家表示,新时代下,煤炭企业要想打破这种局面,实现高质量发展,就必须着手寻求业态多元化,同时推进能源转型升级,着力打造“新业态”。先行实践者如神华集团,作为我国规模****、现代化程度最高的煤企,先后“试水”光伏及风电产业,在苏州举办的国际能源变革论坛上,神华集团董事长张玉卓称,截至2015年,新能源发电业务已经是神华最盈利的业务板块。

 

关闭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674号